“潘虹好久没听说了,人家是大明星。不过,看起来挺冷挺傲的。不像《人到中年》的陆文婷那么可爱了。”去深圳之前,邻居严肃地问我。

在过去的两天里,冷冷地看着潘虹:看着她清澈而略带忧郁的眼睛,看着她拍摄时的微笑,看着她看着孩子时专注而渴望的表情,但这显然与“冷傲”无缘。

她又与“冷傲”有关。看着熙熙攘攘的市区,她的眼睛在准备去上镜之前,就像被一些亡命之徒点了穴位,只能盯着剧本不动,眼睛渐行渐远,带着一副贾宝玉要走进虚幻的梦乡。

潘虹独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然而,当她提到创造的下层女性或现实生活中的职业女性时,她总是情不自禁地赞美。

“我要为她们喝彩。无论《人到中年》、《股疯》还是《走过冬天的女人》,我都被她们深深地感染了。人无所谓高贵而平凡,只要你有一颗平常的心,永不放弃自信和活力,不管哪个阶层,都是最好的女人。”说着说着,潘虹激动得脸色变得通红。“例如,在《金融大风暴》中扮演按摩师的樊浩梅,作为一个香港本地人来说很普通,但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她太难了。”

如果你仔细观察潘虹的作品,你会发现她已成为“问题女性”的代言人,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遭受不幸或处于绝望境地的女性形象。

在她的电视剧《生死之门》中,潘虹饰演一位中年女作曲家,突然身患绝症,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在她的电视剧《情书》中,她扮演了一个看似事业有成的城市白领,但她的情感生活却极其空虚。“在现代大都市,有些女性似乎过着体面而充实的生活。事实上,她们有难以启齿的困难:因为她们的感情生活往往不如农村妇女。”潘虹叹了口气。

关注女性的情感危机后,潘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当我出去的时候,我的老母亲可以健康和安全。当在外面的时候,不吃甲鱼和牛肉。一方面,我很虔诚。另一方面,饮食的取舍表达了我对老人家的祝福。”

潘虹,惜时如金,他的第二本书写得很慢,对此,潘虹解释说:“当我活到这个年龄,绝不会刻意写任何东西。出版书籍不是为了钱。如果我故意这样做,会觉得很功利。《风吹哪页读哪页》,就像它的标题一样,是自由书写和自由阅读的,其中蕴含着命运的意义。这本书主要写我生活的点滴。用这些零碎的东西来串连我从一个车站到另一个车站的旅程,而不是设定最终的目标,只是在我们每天经过的地方寻找自己灵魂的寄托。找到了它,并把这种美妙的感觉传递给了读者,我的目标实现了。”

在潘虹永无止境的人生旅途中,处于一切事物顶端的人让她流连忘返。在旅途中的每一天,在忽略(不忘)许多人的同时,总有一些人被潘虹感动、震惊、愤怒和刺激着她,以至于她一次又一次地叹息:“人啊,你真有趣。”

金庸与游泳,风马牛不相及。在潘虹这里,他们得到了统一。因为他们都是潘虹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金庸,游泳是陪她到今天的第一选择。谈到原因,她说游泳不像球类运动,需要请别人和她一起玩。现在,只要有游泳池,潘虹总是早上起床,喝一杯牛奶,然后花两三个小时在碧波游泳池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