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扬州八怪”中,郑板桥、金农、罗聘和李腙等人作品,皆为近世收藏家重视;笔者亦同样喜爱另一“怪”汪士慎。他不但精于画梅、竹,也工篆刻与“八分书”,深研隶书。其篆刻造诣与丁敬和高翔等齐名。笔者认为汪更胜高;所刻闲章如《煮石之间》、《逃禅》与《一生心事为华忙》非同凡响,令人印象犹深。他五十四岁时一眼瞎了,六十七岁时更双目失明,但仍感无所痛惜;除了觉得“从此不复见碌碌寻常人”而反感到可喜外,更用“心”写字作画。“工妙胜于未瞽时”;病中的金农大赞他瞎眼时写的草书和“八分书”,诩为十分神妙。

事实上,汪士慎字画上的题诗,均具独特风格,可见其性孤傲而有真意。像附图就是他《花卉图》题诗,字体古拙有个性,可说力追汉代碑刻画像石题字;与郑板桥以画法入笔、折中行书和隶书的“六分半书”迥异,但皆自成一格。汪体字可说乃带有隶笔的正书。

厉鹗在《樊榭山房续集》卷八中,指汪士慎“手摹心追笔成冢”,“腕悬仍似蚕头篆,笔磔稍存隼尾波”,“豪家屏障岂相宜,挂我翛翛竹间屋”,字字中肯贴切。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