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海员,做了五年,赚了90万。突然的裸辞,周边的朋友都羡慕我在这个年龄这个阶段有勇气敢轻易裸辞。其实很多人不懂,我只是看透了船员在海上的生活。

要说勇气,作为80后40多岁的我确实很胆大,当时做生意失败,欠债累累,走投无路的时候无意间听说海员这个职业后,我跑去网吧熬夜浏览各种关于海员的信息。那个时候网络上关于船员的信息特别少,经常在网页上会跳出很多滚动的信息,于是我就大胆地咨询了下,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几分钟的时间,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过来,详细地和我说了很多关于做海员的各种优势,尤其是海员的工资这块。

当时听了海员工资那么高,还给交五险,一时间便升起了航海的冲动。回到家把这事详细地和妻子说完后,她没半点反对,反而让我安心去,当时我还纳闷呢?咋会这么认可我了。

在车站有人顺利地接了我到学校后,连初步了解这个行业的时间都没有,很快就和他们签订了合同。按照老师的吩咐,拿着几本书和题库认真地看书背题库。相比于现在考证,我那个时候只要你识字,能背下题库就一定能通过考试。

所以当时对于考试来说也就是一个过场,顺利的拿到证书后,和来学校招学员的船公司顺利的签订了五年做水手的合同,类似于卖身契一样,五年内不得辞职,非要辞职就要违约费。

当时作为一个新人刚上船做水手,真的连自己吃饭的餐厅都要别人领着才能找到。对船舶结构完全不懂的我,经过一个月的熟悉,基本能够独立完成水手的工作。

一个人住,一个人对自己说话,毕竟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唯独船上有的东西就是各个国家教徒拿上来的经本。五年来,我看过多个教派的经本,不能说算通读,至少能够了解一二吧。这算是当时在船上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通常船员在船上都是串串门,偶尔几个人窝在一起玩玩牌,下下棋,基本就没别的业余活动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带了四大名著上船,可以说每年都会带这几本书上去,也是看得滚瓜烂熟。现在觉得唯一遗憾的就是船上没有网络,不能和外界交流。

生活中,除了工作之外,我的生活基本就是吃饱饭后逛逛甲板,上上驾驶台和驾驶员吹吹牛,回到房间翻看下书,也就不再有别的事儿。

生活状况还算过得去,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反而在平凡的工作中有着很多不平凡的事。

船上有两个部门,具体来说应该是三个部门。一个是甲板部,一个是机舱部,还有一个叫厨房部,这三个部门各司其职。

对于甲板部门的就是每天做船舶的结构保养,防止船舶生锈,而机舱部门的就是整天在闹哄哄的机舱里维护保养机器。这两个部门原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因为第三个部门的存在,导致经常出现不一样的风波。

两个部门相互配合这是船舶正常航行的基本条件。船员之间工作上相互配合也是必然的,问题就是出在厨房部门。

厨房部门是一个管着二十几个人嘴巴的部门,船上的周末船长时常都会聚餐,做上二十份菜,让船员们能够在辛苦的一周过后,周末好好聚聚,一来有利于船员之间多多交流感情,另一个当然就是放下一周的疲劳。

可偏偏这个做菜就遇上了困难。每到周五,各个部门都是收拾各自留下的工作后正常收摊回房间洗澡。可大厨觉得凭什么都是自己加班,于是大厨要求大副和轮机长各自派几个人来帮忙干活。

问题就出在这,机舱部门的领导觉得这本来就是大厨分内的工作,凭什么还要别的部门出人过去干活,于是就没有安排本部门的船员过去。但是大副作为甲板部门的领导并没有在乎,每次都会派人过去帮忙,可时间一长,甲板部门的船员心里就不服气了,觉得自己每到周末就加班帮忙做饭,而吃饭的时候,机舱部门的就不要脸的吃得比别人还多,而且在餐厅吃得比谁还嗨。

这样自然就让人不快乐了,甚至连大厨都看不过去了,觉得这帮人真是不要脸。从此三个部门的关系开始破裂,经常大厨就故意整轮机长,时间一长,大厨和轮机长之间矛盾不断升级。

在一次大洋上会餐,两个人吃着吃着打了起来,两个壮汉一时的冲动,都受了重伤。好在过一个星期就能到达美国,及时得到医治。按照医生的说法,要是再晚几天,其中有一个船员的手臂就会面临截肢的危险。

干了五年,感受很多,这只是船上发生的一起事件。一个人在船上过得好与不好,取决于船上船员之间的关系好坏,更取决于船上领导的领导能力。

有时候船员长时间在船上,总是能遇上不合群的船员。船员之间关系只要一紧张,整个船舶的安全似乎就开始出现漏洞,对于我来说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反锁门睡觉的,当然别的船员也是一样反锁门。也许大家都是担心哪个船员夜间出来夜袭房间。

其实在我干水手的这五年里,每年干到第六七个月的时候,我就有种想放弃的念头,毕竟六七个月的时候是船员在船上最难熬的,一旦船员熬到了第八个月九个月的时候,回家就有盼头了。看似几个月,实际上是非常磨人的。尤其是家里有什么事情,亲人解决不了的时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不管是船上船员之间关系不好还是说作为水手无限制地加班,多多少少都会影响自己的心情,每个人都如此,毕竟船上只有男人,连认真开个玩笑的女人都没有。其实我觉得自己挺怕死的,船员总是喜欢在靠好码头后下去潇洒,我不敢,即便他们请我下去潇洒我也不敢。也不喜欢船上的生活,不仅船员之间关系紧张,而且工作上的风险也是非常大的,包括天气,海况等等。

虽然自己仅仅是一个水手,但是经历了太多,看到了太多,体会太多,也就看清了一个行业。我知道作为水手每个月工资能够领到1.8万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裸辞,也算是给了自己五年的交代。裸辞压力很大,毕竟这几年赚的钱只是还了债,家里还有更多开支需要去努力挣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