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春节已过,距离三亚景点蜈支洲岛码头不远的后海村入口,仍迫不得已实施临时“交通管制”。在北京冬奥会冠军谷爱凌“赛后想到海南冲浪”及青年潮流一代的双重带动下,后海村不仅成为冲浪的好地方,更成为观察内地休閒体育市场从野蛮生长到走向规范发展的一个样本。\官锦台(文、图)

冲浪教练大郑今年未能回老家过年,河北体院毕业后的他最先当过跆拳道教练,后来经人介绍来到后海村,很快就上手成为了一名冲浪教练。互联网上流行的一部纪录片如是记录这里的变迁,“十几年前后海村还是一个传统的渔村,人们从未发现海浪还能变成财富,后来随着内地大城市第一批冲浪爱好者扎根,这里逐渐成为了口耳相传的冲浪天堂。”

后海村所处的口袋型峡湾,令这片海岸能形成大小各异的浪,岸滩全无坚硬的礁石,细沙就是新手绝好的保护垫。在这里,冲浪高手可以到远一点的地方冲大浪,新手就在离岸近的地方冲小浪,各取所需。

“没想到这两年冲浪突然火起来了,最忙的时候每天教练课排的满满当当,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大郑如是说。至于冲浪缘何“一夜出圈”,他自己的猜测是一档明星参与的冲浪综艺节目圈了一大波粉丝,最近许多冬奥冠军又纷纷公开表示喜欢冲浪,更推涨了全民冲浪的热情。

近日,“中国滑雪双子星”苏翊鸣、谷爱凌,接受了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国家冲浪队)的邀请,准备到海南体验和训练冲浪项目。

数据显示,目前整个社区拥有超过100家冲浪店,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在冲浪产业的带动下,民宿、咖啡馆、酒吧、网红餐饮店甚至桌游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

在小巷里,来自吉林长春的咖啡大篷车摊主告诉笔者,这里的生活气氛,很适合厌倦“996(早上9时上班,晚上9时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年轻人,就像美国上个世纪“嬉皮士”运动一样,追求自我的人们在后海村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经常往返北京和三亚冲浪的自媒体人小林表示,后海村白天和晚上各有各的玩法,“白天冲浪,晚上喝酒蹦迪,大家可以在这里进行价值观相仿的社交,这才是冲浪最大的附加值。”

国家体育总局器材装备中心主任孙为民表示,在体育旅游深度融合下,大众对于休閒体育项目可选择更多,越发趋向于参与感更强、更“新潮”的运动,冲浪作为国际“风靡”的水上运动,随着入选奥运走进内地大众视野,其自身的流行性、刺激感及解压效果,准确的迎合了年轻一代消费群体的需求。

大郑坦言,目前报班学习冲浪的人很多抱着尝鲜心态,并没有真正养成冲浪习惯的打算。他们更想得到抱着冲浪板合影的照片,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潮流中人。不过,他也表示,任何运动都需要吸引人参与为重要前提,笔者请他讲一个印象深刻的冲浪学员,“那是一个超过60岁的老奶奶,尽管没有核心力量站不起来,但她仍抱着冲浪板一次又一次冲向岸边。后来她告诉我说,被浪托着的那一刻,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