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作为街头或小众文化的代表,在社会上一直饱受非议。不仅是在国内,艾薇儿在02年发布的这首《滑板男孩》中就描述了一位拥有着漂亮脸蛋、跳芭蕾舞的女孩瞧不起一位玩滑板的男孩,却最终眼看着男孩成为世界明星的故事。

滑板起源于上个世纪中叶的美国加州,甚至有说法称滑板是极限运动的鼻祖,只不过,纵使是在它的发源地,滑板的发展之路也一直跌跌撞撞,回溯历史,可以清楚地发现滑板运动曾经历过几度低潮。

其实造成低潮的原因不难理解:一方面,在滑板诞生之初设备比较简陋,容易造成运动损伤;其次,无论是在哪个国度,一旦有新鲜事物产生,总会面临着不少质疑。况且,在此之前并没有专业的滑板场地,所以参与者们只能够在宽敞的道路上玩耍,很容易被人打上“奇怪另类”、“不务正业”的标签。

但是,这项运动发展至今,已经逐渐被社会认可。“滑板文化”甚至被传到了世界各地,对于青少年起到了非常大的启发作用,尤其是在国内,优秀的滑板选手层出不穷,火爆眼球的滑板比赛更是遍地开花。

趁着正处上升期的这个契机,快体育采访了一家位于深圳、专注于滑板事业发展的公司“深鱼滑板”,并邀请了团队的联合创始人阿永与我们谈了谈目前国内滑板市场的现状。

和很多极限运动项目一样,阿永决定创立深鱼滑板的起因,也是由于加入了当地的滑板社群,结交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在相互熟识以后,决定要开始进行公司化运营。由于滑板不像足篮球等项目一样,能够被引入到体育课的教学课程当中,所以仅仅想要依靠同学网络,未必可以顺利加入到这个圈子。

“最早是在15年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因为爱好的原因,我利用QQ群建设了一个滑板社团,然后大家就约定每周一起到深圳的各个地方去“刷街”,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几个人。到了2016年下半年,因为自己也比较喜欢这项运动,再来,就是我觉得这个运动在国内还有很大的市场上升空间,所以和另外一个朋友商量之后,我们就决定一起成立这个公司。”

这个创业思路看起来和别的项目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从运动的参与者转变成为创业者,或者可以说是传播者。其中的区别是,主流运动项目通过职业联赛的带动,已经影响了很大一部分人群,而滑板传入中国20余年时间内,一直被认为是小众项目。

“我们对比过两个数据,一个是美国目前参与滑板的总人数,在2006年曾经到达过1000万人;另外一个是美国滑板场地数量也比较多。但是在国内这两个数据我们都处于落后位置,我们自己粗略计算过,几个一线城市的滑板场地总共不超过20个,那么二三线城市会在这方面作投资吗?根据比例去进行计算的话,国内的滑板人口估计也不会非常多。”

那么,既然是一个天花板看起来不高的项目,为什么还要坚持去做呢?阿永认为,目前国内的滑板市场存在一个很好的上升契机,最主要的外界因素是因为在2016年,国际奥委会确认滑板项目将从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始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

其次,虽然目前国内整体参与人数不多,但是滑板运动发展多年,阿永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运动会越来越被普及;并且,中国和美国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人口基数大,如果往正确的方向推进和引导,这项运动的参与人数很容易就能够超越美国。

“即使对于一位不熟悉滑板的人来说,当他看到别人在玩滑板的时候,也会认为他很‘潮’。当一个人在玩滑板时,他的动作、形态、技巧姿势都让人感觉很酷;并且喜欢玩滑板的人,一般情况下都喜欢穿潮牌。如果是一个打乒乓球的人,你可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在国内,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讨论“滑板文化”和“街头文化”,并且也有不少的“滑板品牌”成功地掳获了一批年轻人的审美,Vans就是其中的代表。这种约定俗成的称谓为什么不是“轮滑品牌”或者“跑酷品牌”?也许这正是滑板其魅力所在——充满挑战、创意、坚持,同时兼具自我表达的精神。

在阿永看来,滑板是一项运动,但它绝对不仅仅是一项运动。从一块被人使用的滑板,到滑板选手,再到滑板技巧展开的方式,这其中蕴含的是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核,是一种与身俱来的文化符号,自内而外地扩散。

那么,既然滑板项目已经自带优良基因,如何利用好这个基因去进行公司化运营呢?

阿永介绍,深鱼滑板从创立至今,目前已经有着一条清晰的业务链条:赛事运营、教学培训和装备售卖,并且三者之间可以相互联动。

在业务方面,深鱼滑板倒是采用了和许多体育公司相同的思路。首先,想要玩滑板,你首先得有一块板。目前深鱼通过电商的形式进行装备产品的售卖,在未来他们会尝试和装备生产商推出合作联名款产品。

有了滑板之后,初学者想要正式上路,那么就要参加培训;技术打磨成熟之后,选手需要通过参加顶端比赛,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并且也方便找到前进的目标。所以深鱼滑板可以包办从初学者到长成的这条成长路线。

但是在未来,阿永和他的团队很清楚深鱼滑板想要往哪一个方向前进。“我们的定位是做赛事运营商”,阿永表示,“在去年(2017年),深圳当地所有的滑板活动当中,我们参与了其中的90%”。

去年嘻哈音乐通过一档节目在国内大获成功,正是因为其深层次的文化内核能够感染许多人。在阿永看来,滑板项目具备相同的条件,并且还有许多潜在的商业价值有待开发。如今在国内,有许多品牌商愿意去赞助滑板赛事。

“你可以看到目前国内的滑板赛事一般都会在大型商场超市的门口举行,而滑板爱好者大多数集中在17-24岁这个年龄层,这些人也是商场想要抓住的消费主力人群;除此之外,有很多参加比赛的选手,身上穿的实际上是品牌商赞助的衣服,通过在选手身上投资、被主流媒体拍摄并在观众面前曝光,效果其实比在摄影棚装模作样地拍几张照片还要好。所以滑板赛事具备很多可以开发的商业价值。”

阿永同时承认,目前深鱼滑板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活动,实际上也是为了今后举办大型赛事、甚至是拍摄滑板类题材的节目作准备。没有前期的资源积累和准备工作,深鱼不一定具备这样的条件。

至于用户数量方面,根据深鱼滑板统计,目前仅在深圳本地定期参与组织活动的人数就已经达到了2000人规模;在线上,深鱼搭建的自媒体平台和网络社群累计用户已经超过了18万。可喜的是,目前深鱼还获得了一笔由个人出资的种子轮投资。

虽然有着清晰的业务开展思路,但是对于滑板这个小众项目来说,在目前国内滑板市场还是存在不少困局,除了上文提到的参与人数与场地不足的因素之外,其中还有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消除掉长久以来人们认为滑板是一项危险运动的顾虑。

“很多人认为滑板是一项危险的运动,很有可能是观看了从国外流入的视频,例如看到有一个人从15级的台阶上跳下来,那么这个动作是存在一定的危险系数的。但是实际上,要完成这样的动作,需要经过很多平时的训练和积累才会尝试,实际上,我们在生活中很少见到有人会这么做。之前国外发布过一个统计,滑板运动的危险系数甚至比钓鱼还要低。”

那么深鱼在这方面做过哪些努力呢?首先,在培训时,所有学员都必须从头到脚佩戴护具;其次,课堂上也会去教授一些安全防护以及应急救险的小知识,并且也会通过视频或文字的内容形式去引导和告诉人们其实滑板并没有想象中危险。

在做好教育普及的情况下,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等社会渐渐消除掉对于滑板运动这种错误的解读,也等人们渐渐地去接受和认可这项运动。

在采访过程中,阿永举了一个轮滑的例子,轮滑早期传入国内时其实也是一项具有内涵的运动,但是可能在快速商业化的过程中丢失掉了他的内核,现在的轮滑在人们看来似乎就是一个只有小朋友才会参与的项目。

对于深鱼滑板,阿永自己是寄予厚望的。一方面,参与人数需要增长,但是不能拔苗助长。通过将滑板深处的文化内核打包并展示给大众,传播理念、分享知识,这才是深鱼滑板稳健的发展方式。

并且,在人们的印象中,轮滑运动都是在一些不太受到管控的场地上去进行,但是深鱼目前则是采用了租赁场地的方式,尽管在成本上会有所增加,但是阿永希望能够展示给别人一种专业靠谱的形象。

在未来两三年,深鱼会继续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上去发力,成为深圳甚至国内一流的滑板赛事运营商,看来指日可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