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滑板选手呈抓板动作,身披飘动的披风,正准备向前方更高、更快、更强挑战。滑板下方是一个拇指和食指相交的比心手势,表示友谊团结和对体育梦的热爱,底座的奥运五环寓意着奥林匹克精神。这是霍然均陶艺创作工作室设计师霍嘉俊创作的奥运题材陶艺作品。

霍嘉俊是佛山“陶器潮代”工作室创始人,作为一名新生代的石湾陶工子弟,他在继承石湾陶传统技艺的同时,不断尝试新题材和新形式,以石湾陶强大的包容性和可塑性,跨界融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文化元素,探索打造石湾陶艺的“潮牌”。

近日,在霍然均陶艺创作工作室里,霍嘉俊用一支竹刀仔细地雕刻着一件“滑板”题材的陶艺作品,“今年滑板运动项目首次进入东京奥运会,中国有选手获得参赛资格,当时便萌生了以此为题材创作一件作品。”

作为一名滑板爱好者,霍嘉俊介绍,其实陶艺和滑板有着很多共同点,比如“讲求技法和技巧”,陶艺偏手上功夫,滑板偏脚上功夫。陶艺有胎毛技法,滑板则有豚跳技巧。

这次霍嘉俊创作的“滑板”题材作品叫《滑行梦》,作品采用滑板、比心元素表现。与传统石湾陶古朴传神的风格不同的是,该作品采用了大量年轻、动感的元素。

“此次奥运会涌现出一批‘00 后’运动员,同时冲浪、滑板这类自带年轻人共鸣的运动首次登场,都是这次奥运会的新热点。”霍嘉俊说,希望借此机会以陶艺作品的形式,展现年轻人敢于追求自我,实现心中的传承梦和体育梦。

除了创作奥运题材的陶艺作品,霍嘉俊的作品还跨界众多领域,包括电影、动漫、游戏等,融入潮流元素、全球性题材。但最终其作品的内核都回归岭南文化和石湾陶文化。

例如他创作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作品,以神话故事人物哪吒为载体,融入石湾陶塑文化、佛山功夫文化、醒狮文化,表现不向命运低头屈服、自强不息的精神。其创作的《功夫哈士奇》作品,将哈士奇这种流行于全球的宠物犬,与现代嘻哈文化和佛山传统功夫文化结合,摆出佛山功夫经典动作“仆步”架势,让更多人通过现代嘻哈文化的载体了解佛山传统功夫文化与解读世界时尚的魅力。

去年疫情期间,霍嘉俊与父亲霍然均共同创作了作品《时代英雄》,将佛山功夫元素与动漫相结合,以穿越时空的意象表现抗疫医护人员在新冠病毒的环境中,临危不惧、勇于献身的大无畏精神。底部以岭南特色镬耳屋及佛山功夫为元素,更显岭南文化特色。

身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霍然均的传承人,霍嘉俊自小便深受石湾陶艺文化熏染,但他一开始对石湾陶塑并不感兴趣,一度认为传统的石湾陶题材与“90后”“00后”的年轻一代有隔阂。因此他选择到台湾主修“视觉传达设计”和“应用美术学”。

但离开家乡在外的学习、游历之旅,让他慢慢转变了思维。“做毕业设计时,来自马来西亚的同学展示马来西亚菜文化,美国的同学展示好莱坞文化,日本的同学展示清水烧陶器。”霍嘉俊说,从那时起才认识到,自己最有优势、最值得骄傲的正是岭南文化、石湾陶文化等传统文化。

回到石湾后,霍嘉俊便努力接过父辈苦心经营的陶艺事业。如何在传承中创新,融入新时代的文创内涵,是他一直思考的课题。与平面设计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不同,陶艺是立体设计,更讲究立体造型与动感。为了跨领域地推广家乡的文化,霍嘉俊还选择到广州美术学院学习雕塑技能。

霍嘉俊表示,离开家乡学习的经历,给他最大的启发是传统和新兴文化是可以朝着同一个目标,互相合作、相互包容,“科技”“传承”和“创新”可以融合在一起。“石湾陶塑技艺是国家级非遗项目,我希望通过作品融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元素,打造穿越时空、跨地域的时尚IP。”

2016年,霍嘉俊以《山海经》为题材创作的平面设计作品《异兽图志》获得具有“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德国红点奖”。如今,他逐渐把《山海经》的奇珍异兽融入陶艺创作中,创作了《火神鼠》《雷神鼠》等作品。同时他还跨界创作漫威人物格鲁特等IP联名作品,尝试将流行全球的文化元素融入石湾陶。

“希望未来石湾陶拥有更多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影响力的作品。同时我将以石湾陶为根,探索更多新题材,吸引更多年轻人欣赏石湾陶艺。”霍嘉俊说。

Copyright:本站所刊登的来源为佛山日报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佛山日报及佛山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违反此声明,佛山日报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报社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微信订报全媒刊例APP体验日报微博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