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和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分别于3月10日、11日在北京闭幕。在“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和中国成立100周年召开的这次全国两会,意义重大。会上,体育话题也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内容之一。

如何利用北京冬奥会遗产、推广冰雪运动?《体育法》修改有什么意义?怎样上好体育课?体育产业如何再攀高峰?两会上关于体育的热门话题和“好声音”都在这里了。

政府工作报告在介绍“十四五”时期主要目标任务时指出,“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构建强大公共卫生体系,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

对2021年重点工作部署中,政府工作报告在“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充分挖掘国内市场潜力”部分,提出“发展健康、文化、旅游、体育等服务消费”。

在“切实增进民生福祉,不断提高社会建设水平”部分,提出“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的教育体系”“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精心筹办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

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已经进入关键时期。目前,所有竞赛场馆全部完工,赛事组织和服务保障有序展开,可持续和遗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参与冰雪运动的人群不断扩大,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注入新动力。

筹办工作遵循“简约、安全、精彩”的办赛要求,全力防范化解各种风险挑战,扎实有序推进各项筹办工作,努力为世界奉献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奥运盛会。

杨扬委员8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视频会议上作大会发言时说,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是我国“十四五”初期举办的重大标志性活动,是展现国家形象、振奋民族精神的重要契机。

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我们如期、安全地举办冬奥会、冬残奥会,必将彰显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增强全体中华儿女的自信心、自豪感,给全球奥林匹克“带来一束光”。

就做好相关工作,杨扬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做好国际方面工作,支持北京冬奥会如期、顺利举办;二是,坚持以运动员为中心,科学、安全地做好防疫工作;三是,展示中国成就、讲好中国故事。

杨扬委员在《多策并举助力冰雪运动健康、有序发展》的提案中建议,建立冰雪运动校园联赛机制、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冰雪运动校园联赛。

她说:“应该通过学校的平台,建立学生冰雪运动联赛,让孩子平时有练,定期有赛。让体育竞赛成为校园文化的一部分,让孩子在比赛中感受挫折教育,以及团队之间相互鼓励、支持的凝聚力。”

王艳霞委员表示,推广普及冰雪运动的目标不仅着眼于冬奥会成功举办,而且要致力于长期可持续发展。同时,要高度重视冬奥会遗产利用使用,让丰厚的冬奥会遗产长期造福于民。

对于如何进一步推动群众参与冰雪运动,王艳霞建议,应该增加冰雪场地设施供给,便于冰雪爱好者上冰上雪。

199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以下简称《体育法》)已实施25年多,亟需完善。其中,《体育法》倡导性条款过多,法律责任和执法主体不明确;关于体育产业(服务业)、职业体育、体育仲裁等内容缺失,相关部门正积极开展修法的基础工作。

首先是修改《体育法》要以问题为导向。例如:一些高危体育项目进入我国,热气球、翼装飞行、蹦床、搏击等项目怎么管、谁来管;我国青少年体质不佳体魄不强,“小胖墩”、近视率居世界第一位,脊柱侧弯高发等问题需解决。

其次是要让《体育法》“长牙”。明确体育各方面的法律责任,解决好怎么管的问题;明确体育执法的主体,解决好谁来管的问题。

第三是青少年体育入法。在青少年教育阶段,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各级政府、体育教育等行政主管部门要发挥主导作用,学校、社会、家长都有让青少年动起来的责任。中国青少年体育的问题,需要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通过立法和执法,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锻炼意志。

王士岭代表认为,1995年颁布实施的《体育法》已经不能完全适应当今我国体育事业快速发展的需求,修法工作势在必行。作为我国体育法律体系中位阶最高的基本法,《体育法》修改是全面“依法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士岭建议,在《体育法》修改过程中,要增强刚性和可操作性,明确政府、行业部门、社会团体、企业、个人等在推动体育事业发展中的权利义务及相互关系,更加突出权利导向,建立政府主导、部门融合、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体育事业发展机制。

安庭委员建议,尽快推进对“冰雪资源保护法”等相关立法的研究、规划或准备工作。

“遵照开发与保护相结合的原则,既要重视经济效益,更要考虑社会效益。”安庭认为,要明确冰雪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利用管理制度,完善国家冰雪资源监管体制,建立山地冰雪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冰雪资源开发准入制度、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等。

少年强则国强。今年,校园体育再度成为两会热词,“让孩子赢下未来的大考,不能只有分数”渐成共识。如何通过“教会、勤练、常赛”,让学生掌握健康知识和运动技能,进而培育完全人格,同样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大考”,是体育强国蓝图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学生没有分数,就过不了今天的高考,但孩子只有分数,恐怕也赢不了未来的大考。”唐江澎委员认为,分数是重要的,但分数不是教育的全部内容,更不是教育的根本目标。

“好的教育,应该是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给孩子们健全而优秀的人格赢得未来的幸福,造福国家社会。”

唐江澎说:“今天孩子的全面素质,就是我们国家未来的整体实力,也就是我们社会的幸福程度。培根、铸魂、启智、润心,就是教育的使命与价值。”

在执教四十多年的唐江澎看来,让幼儿园的孩子养成整理东西的习惯,远比让他们早识字重要;让孩子多读书,远比让他们做那些阅读理解题重要。

倪闽景委员认为,重视学校体育工作不能再停留在口头上了,真正实现学校体育教育应有的价值,是一项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

对此,他提出了加强和改进学校体育工作的三个关键问题:首先,学校体育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证孩子们参加体育运动的时间和空间;其次,增强和改进学校体育需要一套好的评价机制;最后,学校体育工作需要一次全民启蒙。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德育为先,而体育要处在C位。体育工作做好了,德智体美劳才能有根本保证。体育教育实现了现代化,我们的教育才能真正实现现代化。”

叶仁荪代表建议,发挥体育独特的育人功能,开齐上好体育课,开展中小学体育“晒课表”活动,公开接受社会监督,对以往存在的挤占体育课以及“阴阳课表”等现象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

叶仁荪指出,体育与智育并不互相排斥,而且一些竞争性、对抗性体育活动本身也有助于增进智育,实现以体育智、以体育心、以体促劳,将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真正落到实处。

与此同时,加强体育课、大课间、课外活动的衔接和联动,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充分利用好课后“三点半”的时间,开展丰富多彩、喜闻乐见的课后体育活动,使学生掌握更多的运动技能,养成终身受用的体育锻炼习惯。

管健明委员观察发现,当前存在“青少年喜欢体育,但不喜欢上体育课”的普遍现象,他认为,运动项目化发展水平不高是学校体育工作的明显短板。

加大中小学运动项目专项师资的培养、培训力度;教育部门与国家级体育单项协会加强沟通协作,就如何科学合理地在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中融入更多运动项目元素,如何将运动项目教学、竞赛活动纳入中小学体育课程内容与教学体系等展开合作与研究。

开展全民健身活动需要久久为功,真正让体育走进千家万户,走进群众生活,让热爱运动、积极锻炼成为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成为阳光健康的社会时尚。如此,健康中国、体育强国才能获得最基础的保障和源源不绝的动力。

体育运动在提高人民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要达到体育运动促进健康的目的,必须要与医学深度融合。

谢敏豪委员针对体医融合现状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建设主动健康型试点医院或医院科室;二是加强“中医+西医+体育”三结合学科建设,并建立相应人才培养模式;三是推进在城镇老旧小区改造中建设社区健康促进中心。

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为进一步推动建设体育强国、健康中国,必须以创新发展的思想,加快智慧化体育场馆设施建设,进一步提升群众获得感、幸福感。

卞志良建议,结合体教、体医、体旅融合,把智慧体育全面融入体育场馆建设,融入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

“十四五”期间,要更高标准建设“15分钟健身圈”,全面融入互联网、大数据、智能化、5G等先进技术。认真进行运动数据收集,提高场馆科学、安全管理水平。

“十三五”期间,全民健身的政策保障越发坚实。“多投入1元钱到全民健身上,可能就会节约数元的医疗费用。解决疾病的源头、提高免疫力,减少疾病的发生,全民健身发挥着基础性的作用。”

陈静代表认为,全民健身不光是体育部门一家的事情,应该社会整体联动、系统化推进,比如在工作岗位上的人员,发挥单位工会、工青妇等组织的作用,对离退休人员、在家人员,发挥社区和体育社团的作用,共同加强全民健身。

近年来,我国体育产业逐步进入发展黄金期,体育产业在中国经济的大格局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体育强国建设的道路上,体育产业需要一步步勇攀高峰,打造一个个体育明星人物和企业,成为体育强国的一面面鲜明旗帜。

丁世忠代表认为,国家进步和产业升级,不仅要“产品走出去”,更要“品牌走出去”和“文化走出去”。全球经济未来发展的长期愿景和目标是融合共赢而不是竞争替代,合作各方应该追求价值认同、目标一致、文化融合。

丁世忠建议,从宏观层面来看,国家应该立足区域差异化基础和竞争优势,规划不同类型的世界级创新中心,在“十四五”期间吸引更多全球品牌来中国发展。同时,以开放格局引进全球高端人才,加强各环节人才培养。

而企业则应挖掘能够获得全球认同的中国文化,以此沉淀为品牌资产,并注重在全球化过程中长期积累,打造能代表新国货品质和精神的品牌。

第一,健全政策体系,推动体育旅游协同化发展;第二,加强产业支持与开发,实现运动体验旅游产业规范化发展;第三,依托广袤资源,加强供给侧研发,打造区域特色运动体验旅游产品;第四,调动市场活力,培育多元化体旅融合参与的市场主体。(图片来源:《人民日报》、新华社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